一趟厭世旅程 造就D. Linden的波士頓馬拉松冠軍

運動那些事 Simon 發表於2018-05-25
  • 2487
  • 0


2016年波士頓馬拉松,Linden拿下第四名,沒有太多得名的喜悅和成就,只剩下滿滿的疲憊和厭世,「我的身心都需要重整。」
 
2016一整年,Linden連續跑了3個大型的重要賽事,不僅壓力沉重,也消耗大量體力和心力,「我知道如果想保持高強度競爭力,我必須要重新整理身心狀態。」
 
Linden承認她失去對跑步的熱情和動力,「跑步從我的最愛變成負擔,去年夏天我厭惡跑步的一切,每一天都想遠離跑步,雖然我知道我應該改變,但就是提不起勁。」
 
一整個夏天,Linden不是在唱卡拉OK,就是在讀書或是和朋友閒晃,她完全無心於跑步之上,只要不是跑步她都願意去做。
 
然而,Linden是一名職業跑者,也就是說跑步是她的職業,當多數人遇到職業倦怠時,得到的答案都是,「咬緊牙根撐下去就對了。」但跑步是心理和生理的雙重挑戰,且相對枯燥乏味,無法用一般工作來類比。

 
「我們都會為工作而心力交瘁,但一旦進入厭惡所有的工作環節,就必須要重行評估是否要繼續下去。」Linden說道。
 
Linden並不畏懼談論那段時間對跑步的厭惡,「我討厭有關跑步的一切。」Linden常常自問,「我究竟為何而跑?」Linden沒有停止跑步,想跑時她仍舊會去跑或是進行其他運動,重點是Linden不在為跑步而跑步、為訓練而訓練,而是在想跑步時享受跑步。
 
一般人工作需要「Gap Year」,運動員也一樣。
對運動員來說,這段「回復期」對運動員來說格外重要,世界首家回復治療所的創辦人Aaron Drogoszewski說道,「雖然這種攻擊和逃跑(fight-or-flight)的高壓訓練是良性壓力,但會產生大量壓力荷爾蒙而導致身心疲勞。」
 
任何人都可能經歷和Linden一樣,燃燒殆盡的地步,「人就向名車一樣。不可能隨時馬力全開操它,必須要加油、 換檔、換輪胎以及保養,休息才能走更長遠的道路。」
 
許多國際知名跑者都有休息後反彈的經驗,Shalane Flanagan去年在背傷復出後拿下紐約馬拉松的冠軍,她歸功於一個禮拜完全不跑步的休息;波馬拿下第二名的Sarah Sellers,也在身心俱疲厚休整一段時間,反倒跑出最佳成績。
 
適當的休息,或是「厭世」反而能造就出觸底反彈的最佳能量,這也是近幾年運動界總算開始正視的論調。
 
歷經厭世之旅,Linden不在強求跑步訓練,而是多方嘗試,包含滾筒、按摩和物理治療,並增加小睡時間,「這些訓練穿插其中,讓我能更加投入訓練以及保持健康,最重要的是,更有動力出門跑步。」
 
偶爾的負能量並不可怕,如何讓負能量成為更好的正能量才是能否得勝的差距。
喜歡這篇文章嗎?分享給朋友知道!



收藏
瀏覽
TOP